海外看世界》拜登和川普的對華政策(王浩)

海外看世界》拜登和川普的對華政策(王浩)

妙手狂医

2024年美國大選後,無論民主黨還是共和黨執政,美國對華政策的總基調不會改變。(圖/美聯社)

2024年美國大選後,無論民主黨還是共和黨執政,美國對華政策的總基調不會改變,但兩黨的具體對華政策還是會有區別,從而給中國對美政策以至於總體外交政策帶來差異化的機遇和挑戰。

跨越千年找到你

拜登政府實現連任的對華影響將會是「兩利兩不利」。就「兩利」而言,首先,美國對華政策的延續性將更強,這將有利於雙方形成相對穩定的預期,從而保持兩國關係基本盤的穩定、更好落實中美元首「舊金山願景」,無需經歷政府換屆期間的磨合期可能引發的風險。其次,拜登政府連任後將進入第二任期,有可能在對華政策上表現出更大的靈活性。歷史經驗表明,美國總統進入第二任期後,由於沒有了競選壓力且更少受制於國內政治,在外交上往往致力於執行更爲靈活的政策,以形成相關政策遺產。基於此,在拜登政府第二任期內中國將具有更大的塑造美國對華政策的空間,如通過更多務實合作和對話交流改善美國對華政策的環境。

就「兩不利」而言,首先,拜登政府第一任期的對華政策相較於川普政府時期而言,最大的變化在於美國試圖搭建起一套對華長期競爭架構,通過經貿、科技、安全和意識形態領域的組合拳推動美國對華競爭縱深發展。因此拜登政府如果實現連任,美國的對華長期競爭體系將會構建得更爲成熟,尤其是全球產業鏈供應鏈體系的重構如果在其第二任期內延續甚至加速,將可能對中國經濟發展和科技創新面臨的外部環境造成更大沖擊。其次,拜登政府第一任期的最顯著外交成果是改善了美國與其盟友夥伴的關係,並試圖在安全之外構建多層次的網絡化聯盟體系,這將給中國面臨的外部戰略環境帶來不利影響。如果拜登政府得以競選連任,中美在外交領域爭取「第三方」的競賽將會更趨激烈。

共和黨川普上臺執政的消極與積極的影響大體上與民主黨相對。首先從消極角度看,第一,共和黨執政後中美關係難免將迎來一段不適應期,既有的溝通渠道和機制需重建,原有的共識性框架和成果也將面臨衝擊和變數。第二,新政府上臺後難免受到國內政治尤其是黨派鬥爭的干擾,從而在對華政策上採取更爲強硬的姿態。第三,川普政府的右翼民粹主義和保守主義色彩更加突出,中美在經貿和安全領域的競鬥形勢將更趨複雜,因此如何保持同美方的溝通與避免戰略誤判,將十分重要。此外,中美在包括氣候變化在內的全球治理合作可能受到較大沖擊,從而不利於對競爭形成對衝。

仇恨的财产

其次從積極的角度看,川普政府的單邊主義、右翼民粹主義和有原則的現實主義外交政策取向,將會使美國與其盟友夥伴之間的關係再度承壓,既有的一系列合作機制和框架以及美國在拜登政府時期重返的國際多邊組織可能再度受到衝擊,從而一定程度上減少中國面臨的外部戰略壓力,賦予中國更大的空間爭取國際戰略「中間地帶」和「第三方」。此外,共和黨尤其是川普政府聚焦短期現實利益的外交政策取向不利於構建中長期對華戰略遏壓框架,在意識形態領域對中國造成的壓力相較民主黨更小,從而有助於中國通過利益交換的方式與之進行博弈,爭取中美關係的穩定。(作者爲復旦大學美國研究中心副教授)

(本文來源《海外看世界》,授權中時新聞網刊登)

※以上言論不代表旺中媒體集團立場※

頁庫存檔消失!Google證實「搜尋結果」將不再提供快取頁面

航线调整 逐步改变台海现状